主页 关于高智晟 联系高智晟 网站总流量:16334 文章总阅读量:10722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高智晟近况 高智晟成果 高智晟故事 高智晟视频 高智晟图片 支持高智晟 点评高智晟 在线爆料
《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  
阅读全部
前言
第一部分: 对公民政治权利的迫害记录;
第二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宗教迫害;
第三部分:对思想、言论和信息传播自由 的压迫和危害;
第四部分:西藏、新疆的人权灾难; 第五部分:普遍的野蛮强拆对私人财产的抢劫及其危害后果;
第六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强制洗脑教学控制对人类自由权益的危害;
第七部分:恐怖的警察治国现实对人类权利的危害;
第八部分:妇女儿童老人权益毫无保障现状的现实人道危害;
第九部分:权贵垄断医疗领域里继续着的人权灾难;
第十部分:愈发恶劣的律师权益被践踏现状突显了司法制度的野蛮与反动;
第十一部分:劳工权益受损现状;
第十二部分:中共党"双规"制度对人权及法治意义的摧毁性损害;
第十三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对异见、维权人士的政治迫害;
第十四部分:环境严重污染类对人类权利的威胁。

第九部分:权贵垄断医疗领域里继续着的人权灾难

    1 骇人听闻的2016年中国毒疫苗事件,是另一个版本的"毒奶粉"事件,区别只在于名称一一共同的权力背景、毒害对象都是孩子、绝对不得在法院起诉施害者、共同的对受害者的恐怖打压等。实质性涉及这波再次暴露了的罪恶的省份达十八个。这些权力主导下的魔鬼事业经营者们,在五分之三的国土上、在六年时间内大量供应无效或过期的疫苗,所到之处畅行无阻。

   庞某卫原是山东菏泽牡丹医院医生,在该市牡丹区经营东城城区防疫门诊。2009年,庞某卫因非法经营人用二类疫苗,仅其一个人就涉罪额489万元,却被轻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2010年以来,在缓刑考验期里,庞与女儿孙某,非法购进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湖北、安徽、广东、河南、四川等中国18个省市,涉案金额达5.7亿元;而疫苗数量已无法统计。2016年,部分来自山东、山西、河北、四川、陕西等八个省毒疫苗致死儿童亲人在北京街头散发控诉材料被中共恶警非法拘捕事件发生后,毒疫苗祸害人民的罪恶才被曝光。322日,中共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承认,共有9家药品批发企业牵扯到此次毒害疫苗非法销售。

   令人发指的是,中共当局的打压锋芒规律性地再次指向被毒疫苗祸害的人民。在北京街头向市民散发揭露真相材料的八名死亡儿童亲人遭到当局逮捕,罪名又是扰乱社会秩序,其中一名受害儿童亲人还怀孕在身,照样被囚禁。中共北京警察冷酷拘捕上访诉冤的死难儿童亲人的暴行发生后,这起有中共监管者保护的,被覆十八省,受毒害儿童无法数算的、毁灭人类基本声誉的罪恶行径在自媒体上引起广泛关注。络续传播扩散的真相表明,不仅毒疫苗经营者是因非法经营被轻判缓刑的罪犯,其毒疫苗经营六年中,其中五年竟是在缓刑监管期间。而中共规定,疫苗流通得由监管部门全程把关监督,作为罪犯的庞某,其非法经营的毒疫苗若没有十八个省监管官员的保护、帮助,是绝对不得长期而大范围实现的,这暴露了这国有着怎样荒谬的监管制度,有着怎样恶毒胜蛇蝎的监管官员!

   更使人愤怒的是,络续揭开的部分真相表明,无以数计的各地死亡、致残儿童的亲人的上访、控告已有数年,被野蛮压制冷酷迫害是这些不幸人民一律的命运。而几年前,《中国经济时报》因仗义揭露毒疫苗祸害人民罪行,该报记者被打压,总编乔先生被免职。2016年罪恶终于被揭穿,但中共当局首先抓捕的却是死难儿童的亲人。

   2   魏则西事件是2016年被揭穿了的发生在中国的一起医疗诈骗广告及网络搜寻服务公司长期作为诈骗犯罪平台的社会事件。受害者魏则西及其家人因在百度推荐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接受了未经审批且效果未经确认的治疗方法,导致耽误治疗,最终于2016412日死亡。魏则西是陕西咸阳人,家中独子,生前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学生。2014年,大二时的魏则西被发现患有晚期滑膜肉瘤。在采取各种化疗、放疗的方法后,魏则西家庭通过百度,接受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推荐的肿瘤生物中心所谓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付出大量医药费(超过人民币20万)和时间后,终于死亡。百度及其链接的各种、各方黑幕和罪恶被汹涌的舆论揭穿,作为应急性掩盖罪恶之举,中共当局雇佣网络水军、恣肆诬蔑抹黑媒体记者。56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表题为《魏则西留下的生命考题》文章,竟冷血地把批评的矛头指向患者及其家属,称生老病死是人生规律,医生无法阻止。魏则西的悲剧应提醒绝症患者调整心态,坦然面对生死:尊重自然规律,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坦然地面对生与死。" 再次顾不得掩盖鬼相,裸露出其一贯反动人类权利的嘴脸,为权贵们的罪恶掩饰。而类魏则西家庭的悲剧在中国每年多不胜计,黑心的监管者是这种悲剧的主要祸首。

    2016年年底,中共央视选择性曝光了的医生吃回扣事件暴露出的罪恶令国人既震惊又悲哀。之所以说其是选择性曝光意义在于,中共央视从来都是中国黑暗势力的共谋者,专作为魔鬼化妆的事业。它具有的独特的信息获取、占有优势决定着,如何恰切捏拿、折冲诡计以便维持黑暗大局是它一切选择的意义所在。20161224日,央视播出调查《高回扣下的高药价》,曝光医院部分药价与市场供货价相差10倍,仅医生所得回扣最高者竟占药价的45%。此调查一出,一时间引得无数网舆议论,一场舆论漩涡把原本紧张的医患关系推到了新高度。其实这在中国早是个孺子尽知的事,对呈火药库势蕴积而随时面临爆起的民怨的欺骗性舒释,是中共央视的诡计所在。罪恶绝不会因为这个曝光而有纤毫收敛,这是央视清楚的,也不是它所关心的,医疗领域更其黑暗的现状正证实了这点。

    4、去年年初,东北女子怒斥号贩子事件,暴露出的是愈发恶化了的人民看病难问题。 2016119日,一段名为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女孩指责医院号贩子猖獗,将300元的挂号费炒到4500元,并质疑医院保安对号贩子不管不顾,导致自己和其他普通人排不上号。随后医院发声明称无保安参与。之后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也发布回应,称对依法打击号贩子的态度是明确的,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这种骗子的老调背后是中国患者近乎恐怖的就医环境。挂号费从300而妙到4500元还抢不到手(这在北京还远不算最高的),这数字的背后是人民无尽的人道苦难。行业垄断,饥饿频死式供给态势维持保障着医疗行业恣意妄为的人道祸害环境,畸形满足着权贵垄断集团嗜血的贪攫,这是过去68年来中共国医疗行业存在的最高意义。

   医疗保障制度是现代人权保护事业中一个极重要的硬环境条件之一,它成了今日人类基本权利的组成内容。今日世界,稍像样一点的国家,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几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环境结构性的组成部分。许多国家的全民免费医疗保障目标的实现都走过一个生长过程,但普遍的、规律性的起步却是从首先解决社会生活中最不如意的那部分人的医疗费用保障开始,然后一路自下而上,最终实现全民免费医疗。中国情形则恰相反。首先,中共从未把全民免费医疗制度作为国家的目标去确立。其次是,免费医疗保障一开始就成为权力的特供品,即便在最困难时期,特权集团的全免费医疗也没含糊过。中共的一位离休的卫生部副部长曾泄露了个顶级国家机密,即全中国每年80% 的优质医疗资源保障着不足1%的党政领导干部,剩余全国99.5% 左右的人民去面对那20% 的劣质医疗资源。这总使人们想起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这句人民无奈讥咒这黑暗制度的话。

   共产党统治集团,早已视骑在人民头上过无法无天的日子为天经地义。 以新疆贫困地区喀什地区为例,环境优雅的喀什地区干部疗养院只是普通干部疗养的地方,官大一点的则另有去处。而地市一级的干部疗养则在乌鲁木齐市。喀什地区各县都有挂牌的干部疗养院。相较当地而言,所有的干部疗养院,一律的环境优雅而宏大气派,内部一应机构、组织及人员编制齐备,我曾偶去设在陕西西安临潼旅游区的新疆军区干部休养所去看望过一位朋友,于他的聊天里得了大知识。他说每个省、军级单位,都会在全国最繁华的旅游景点建立自己的干休所,说有时一些干部带上自己的家人一住就是几个月,有些老干部带着老伴长年居住在疗养院、干休所,费用由国家财政全额拨给,全部以医疗费的名义拨付给军队卫生部门。

    真是使人感慨不止。这些黑心贪腐、苦害了人民一辈子的东西,退休后继续制度性的保障他们继续喝血餍噬民脂民膏。

   对于贪官恶吏而言,一生贪腐所得十生用之不竭,却在退休以后依然可以疗养的名义继续被财政养着,恣意挥霍浪费着医疗资源,而许多贫穷的底层人民却不能享受到一分钱的免费医疗保障,而贫穷人民的灾难却并不止于无免费医疗保障。就是这些退休以后仍得人民养着的人民公仆们,他们垄断着全中国的医疗资源供给。既是垄断,便必维持高价收费,这是整个人类群体中的绝对规律,这是构成了这邪恶医疗制度一个硬币的两面。贫穷人民不但不得享受免费医疗,还得承担全世界最高的医疗收费,这使不能享有免费医疗保障的人民的人道处境更加的雪上加霜。以致使这些长期在这被特权集团称为盛世的中国里,查出大病后夫妻绑缚在一起投江自杀的、自己剖腹割疣的、故意犯罪为谋得监狱免费医疗的事不绝于耳。

   我们的人民掏着世界上最高的医药费寻医却难似履天路,其间的屈辱、艰辛及被各路货色欺诈之事历数不尽。这正是特权集团几十年里制度性经营的成绩——控制供给。市场自有其解决问题的眼睛及能力,但自由市场经济规律岂可于垄断畸高的利润比。在中国,垄断实质上就是抢劫,而垄断无处不在。权贵集团在前40多年时间是医药领域的唯一供给者,保持绝对的垄断。表面允许国有主体以外者投资医药领域的事始于最近二十多年,但获准投资者依然是权贵集团本身,他们只是挂了另一副面相,直接分食垄断成果,他们继续以量控投资主体的方式维持事实上的垄断局面。

   北京大医院一个专家号竟要炒到五、六千元,便是展示、控诉医疗垄断狰狞面目及被垄断压逼在苦境中挣扎人民的血淋淋遭遇的活证据。我的母亲在北京寻医时,我们买到的药是一剂三千多元,一次与一位301医院的朋友在机场偶遇聊及此事后得知,这种药在进口时只有人民币一百多元。而与世界上最畸形的医药高收费黑暗现实相对应的却是,全世界最野蛮的就医环境。这些年,中共控制下的医药行业给人民造成伤害的广泛、血腥及恐怖现实无论怎样形容亦不及其邪恶的实质,人民称他们为白衣里的黑心人。  而反动的司法制度从来不会站在被伤害患者的一边,部分绝望无助的患者及其亲人便铤而走险采取私力救济方式,使人类文明又倒退了数千年,可白衣里的黑心人们的同伙们,国徽下的黑心人们又祭出医闹大棒残酷打压,人民要么默默的被喝血,要么起而私力反抗。去年一年,被逼之下的血腥反抗亦屡见不鲜,而反抗的结局也是明摆着的,本既被伤害了的患者或其亲人们又被送入更其黑暗、残酷的司法迫害中去,进一步加深了这黑暗制度对人道的苦害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