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关于高智晟 联系高智晟 网站总流量:16334 文章总阅读量:10730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高智晟近况 高智晟成果 高智晟故事 高智晟视频 高智晟图片 支持高智晟 点评高智晟 在线爆料
《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  
阅读全部
前言
第一部分: 对公民政治权利的迫害记录;
第二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宗教迫害;
第三部分:对思想、言论和信息传播自由 的压迫和危害;
第四部分:西藏、新疆的人权灾难; 第五部分:普遍的野蛮强拆对私人财产的抢劫及其危害后果;
第六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强制洗脑教学控制对人类自由权益的危害;
第七部分:恐怖的警察治国现实对人类权利的危害;
第八部分:妇女儿童老人权益毫无保障现状的现实人道危害;
第九部分:权贵垄断医疗领域里继续着的人权灾难;
第十部分:愈发恶劣的律师权益被践踏现状突显了司法制度的野蛮与反动;
第十一部分:劳工权益受损现状;
第十二部分:中共党"双规"制度对人权及法治意义的摧毁性损害;
第十三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对异见、维权人士的政治迫害;
第十四部分:环境严重污染类对人类权利的威胁。

第八部分:妇女儿童老人权益毫无保障现状的现实人道危害

   2016 824日,贫穷陷入绝地的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的杨改兰,在杀死自己的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处理完死亡亲人的后事,其丈夫亦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人身亡。其时,斥资两千亿堆砌"G20"荣光的嘶吼正在这国大地上响天撼地。

   "杨改兰一家年人均收入超过了两千五百元下限,不符合享受低保待遇的国家规定。"  这是当地中共官员对这一震惊世人死亡事件的唯一回应一一这种死与政府无关。

   "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强国"了。全天候亢奋非常的党媒经年累月地喧嚣着,这国似乎超常富有了。但凡还有着正常人感情者无不清楚:中国制度性缺少了对贫穷人民基本的社会保障,缺少了对陷入生活绝境人民的应急性人道救助机制。农村表面看来建立了特困户最低生活保障,而每人每月120元的低保费仅能维持一个人活着,即便如此,并非大多数贫困人民都能得到低保救助。苛刻的"享受"条件,更其苛刻而远离人类感情的官吏审核制度,许多贫穷人民为了证明自己的贫穷需长年累地奔突在毫无尊严的申请、声述、托关系的苦途中,得不到低保待遇者仍是贫穷人民中的大多数,而贪官污吏、村、社区负责人的三亲六戚轻而易举便能获得低保待遇,这是每个中国人的常识和无奈,这正是造成杨改兰一家走上绝路的直接原因。

   2016年里,中共继续在全世界邪灵附体般大撒币。而在国内,于年初开始,这国大地上悄悄进行了一场于人道祸害后果绝不亚于镇压法轮功的丑行。如蚁的党的干部蓖梳式地对这国生活中最不如意人群的经济收入进行了绵密梳捋,凡年可得两千多元的低保户的低保费悉被强制取消,致数以千万计的、胡温时期受了贫困救济的穷人,尤其是一些全失去了劳动能力的高龄人群再坠生存困境。这种反人道恶行是贫穷如杨改兰者们的死路。一年过去了,这些人世间生活最不如意人群被冷酷的统治者压榨的罪恶得了与当年法轮功被镇压同样的命运,全国有能力言说而又有条件调查的人们再尽作了僵尸,迄今不见有只言片语的揭露文字。

一、儿童买卖的罪恶现实

   在共产党控制下的中国,每年究竟有多少孩子遭致暴力虐待、被盗、被抢、被拐卖、被杀害? 这永远是个谜。在针对孩子们触目惊心的罪恶面前,这个冷酷的政权永远死尸般镇静。针对孩子们的犯罪,是人类最不名誉、最邪恶及最不可宽恕的罪恶。辽宁等地已破获了的一些案件显示,一群成年人专门偷盗、抢劫、收买幼儿,将其肢体砍去,或戳瞎孩子的双眼,或用刚烧开的开水将孩子烫至五官全然变形后控制着孩子在大街上守摊要钱。这样骇闻天地的罪恶在中国大地上普遍存在着。仅东莞市一年被偷、被抢的儿童达一千多名,这也只是报了案的数字。中国存在一个儿童买卖的地下市场早已不再是什么秘密。孩子是父母永不可割舍的心头肉,而突然失去孩子的事在中国各地时有耳闻。于失去孩子的父母而言,这是人世最沉重的痛苦,这种痛苦终身不能摆脱。丢失孩子比孩子死去更其的让父母揪心,锥心剜骨之悔痛无以言表。死亡的痛苦结果是确定的、明朗的、而丢失孩子会予父母的心理造成永不能原谅自己的悔恨。父母是孩子的生命条件,是孩子生命中人道圆满的保证。孩子在丧尽天良的人贩子手里,不再是具有感情的生命体而是可供买卖获利的物。中共名义上的公共权力职能部门,对凡不能直接带给他们利益的事根本就不管,这种势头近十几年来更加的恶化。无数失去孩子的父母乃至整个一个家庭因此坠入黑暗的苦渊,他(她)们得不到任何有组织的帮助,都只能凭着对孩子的爱、痛生成了的坚韧、执着而东奔西突,他(她)们本身面临的人道苦难何其的使人不忍有闻。无数孩子的非人间惨烈境遇,每使人艰于呼吸。 

    被拐卖小孩中的部分,最后的归宿都是被买家非法收养。巨大的买方市场后面,是政府在儿童收养渠道和安置制度上的缺位或不作为,也有社会保障制度缺失造成的养儿防老等传统观念因素,而计划生育政策只生一个好是其根本导因。

   贩卖儿童的专业人贩子在这些年早就逐渐集团化、组织化了,已经有了成熟的模式和较完整的利益链,通常跨省作案,多道转手。在具体的拐卖案件中,贩卖团伙就像传销一样分工明确,分成上线、中线和下线,上线为人贩子,中线是转手者或者自称保姆”——通常是女性,最触目惊心的是近些年出现了医务人员参与拐卖,如陕西富平县医院医生贩婴案中被买婴儿达数百名。

    最容易被拐卖儿童群体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俗称流动儿童),其次是留守儿童。流动人口聚居区拐卖儿童的严重现象早就是不争的事实。以昆明市为例,有记录失踪的352名儿童中,只有2名是本地常驻居民的孩子,其他的全都是外来民工子女。

    现实存在着的对儿童买卖扭曲的市场需求是中共反人类统治的一个罪恶结果。背弃人类天然伦常规律的恐怖的计划生育制度造就的失独家庭目前就有百万以上,人类抚育幼小生命的天然感情心理需求,壁垒分明的城乡分割社会制度,农村的经济贫困和社会保障的缺位,严苛繁琐的收养制度,贩卖儿童的暴利及监管功能实质上的长期缺位等,都是这一社会病态积重难返的因素。

   二、农村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人和城市流动儿童中日趋严重的人权灾难

   中国农村地区每年有3亿多劳动力要辞别妻子、孩子以及年迈父母进城务工,数不清的人道困难缘此而生。离婚率高企,天隔一方夫妻的身心压力,越来越高的子女辍学率、犯罪率,以及老人无依无靠的孤独等已成极其严重的人道问题。一个正常社会里,家庭成员共居生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中国却成了特别情形,只有一年一次。一个中国的孩子到美国上学比在自己的国家不知要容易多少陪。打通令人头晕目眩的人际关系环节外,是更其繁琐不堪的各种无任何实质意义证明、介绍文书等资料,而对绝大多数家庭而言,远远超出他们承受力的借读费是永不得迈过的坎;各地又绝不允许打工者聚居区"非法办学";而绝不允许城市贫民窟的存在,与不同身份挂勾的森严壁垒的社会保障界限,长期撕裂着农村家庭有意义的人道生活。改革被叫喊了几十年,尚连这些具有纯粹人道意义的技术性改变都无纤毫的作为,这是当局最不可原谅的人道罪过之一。

    1 中共全国妇联曾公布,在6102万农村留守儿童中,30%以上的留守儿童在高中阶段前辍学进入社会。北大学者张丹丹发现在男子监狱中17%的服刑人员曾是留守儿童。中共最高法院统计,留守儿童犯罪率占未成年犯罪的70%,并呈逐年上升趋势。留守儿童处在背离基本人道的脆弱而又绝望的童年生活中,而中共当局从未试图在口头以外实质性解决这些日趋恶化的人道问题。

   2、这些年,类似西安蓝田县孟村乡大王村10岁留守儿童小阳喝农药自杀、安徽望江县9岁的留守少年小闯在屋外厕所房梁上自缢身亡、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喝农药死亡(四名儿童是四兄妹,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贵州毕节,小学老师和学前班老师强奸、猥亵12名和7名女童的案件(其中最小的受害者年仅6)的人道惨祸多如牛毛。就在今年的除夕夜,云南镇雄县一名初三留守少年喝农药自杀。孩子在遗书中说,父母辈们四处拼搏,遭受的种种磨难转化成暴躁的脾气,经常对他大骂,无法感受到亲情而自杀。这样的死亡早已成了中国人生活中的"正常"存在。

据中新网1213日电, 2016年年底,中共警察机关运动式破打击贩卖婴儿案件过程中,仅一起大案中解救了被拐卖儿童36名,人们不难想见,此间有着怎样骇人听闻规模的的反人道罪恶。

    几千万留守儿童享受不到城市儿童平等的受教育权,城市的学校不接纳他们,中共当局又绝不允许打工子弟学校合法存在,到处逼迁、强行关闭和吊销它们;即便能够在城里上了学的孩子,丧失人性的教育制度,使孩子们读完初中以后,又必须回老家去读高中,因为他们不能在父母打工所在的城市参加高考。父母不能在身边敦督孩子们的学习,孩子们沾染上不良习气,或者成为儿童拐卖团伙的目标的悲剧时有发生。城里幼儿园设置的各种门槛,导致了流动儿童入托率普遍性偏低,无法得到集中和安全的看护,大多数小孩只能处于半放养状态。不要让孩子离开大人的视线,似乎只是一个儿童安全常识,然而对很多焦头烂额的进城务工家长来说,这却是一个奢侈的要求。根据中国最大的寻子网站宝贝回家数据统计显示,从2007年网站成立到20135月,全国总共收到寻子请求登记超过5000份,其中90%是因为监管缺失导致孩子被拐走;一半以上遭遇拐卖家庭属于农民工家庭。毫不夸张地结论,共产党祸害下的中国,人类文明褪去了几千年,人类社会文明特征丧去,这国68年来是有人群而无社会!

   3、触目惊心的"毒跑道"毒害儿童事件不绝于闻。 近年来,屡屡发生着的“毒跑道”进校园伤害小学生事件暴露出,满足嗜血贪欲的肮脏交易失控至恐怖的境地。

2016614日,北京市平谷区第六小学的塑胶跑道用了不到10天,便发生了25名小学生频流鼻血事件,这样的事件去年多不胜计。舆论认为,“毒跑道”进校园:暴露监管漏洞大,凸显儿童保护缺位。岂不知,这正是监管者本身的罪孽。在中共国,监管者、投资者、具体交易操作者是合体的,就是中共教育主管者本身,这种"保护"机制的正当性还在使狼看护羊群意义以下。面对野蛮而冷酷的强权,人民只有处在无助、绝望的煎逼中。

   4、普遍缺失监管的雇佣童工现象泛滥。无时尚中文网(微信号:nofashioncn)20161121日发布“卧底拍摄服装厂童工”视频,通过暗访、偷拍揭露江苏省常熟市服装加工产业存在大规模使用童工现象,且工厂老板和中介已经将童工使用形成“产业链”,并在使用过程中使用暴力手段,情况极其恶劣。其实这在中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更不是什么个别现象。据视频介绍,一些中介服务商从云南运输大量童工前往江苏常熟,因为云南工资较江苏低,因此“好忽悠”。由于需要支付中介佣金,通常工厂老板会扣付童工工资,如果童工做一、两个月想走,不但拿不到任何工资,“所花的钱,路费什么的,全部要他退回来”。

在视频中,有工厂主在被问及如何管理童工时,明确表示需要时会用暴力来解决问题。而对于这些童工,工厂主通常会采用扣押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及保安看守等手段防止工人逃跑。

使用童工在全国是个较普遍现象,去年年初,佛山至雅内衣公司一名童工死亡事件,再次将中国使用童工现象推向舆论焦点。14岁的湖南籍童工王某疑因过劳,猝死于出租屋,类似的事件各地屡屡发生,年复一年,问题如故。也有糊涂蛋质疑政府监管,正在于没有明白"中国特色"常识,贪官污吏正是黑心雇主的后台!

    5、触目惊心的校园暴力事件频发。中国是一个针对儿童暴力严重而普遍发生的国家。在中国,父母针对儿童的暴力非常普遍并被视作是天经地义的正当,是家务事。家庭暴力是社会暴力、乃至家庭及社会暴力世代承袭的根脉。父母对孩子的暴力管教,同时即是在培养一个未来的家庭暴力管教者,家庭暴力管教模式乃至文化,是滋生社会、尤以在学校暴力处罚儿童以及学生间暴力相向的土壤。如2016428日, 彭水县桑拓中学16岁的学生赵英在学校厕所内被杀死的新闻引起了众人关注。赵英是由于和同学之间有矛盾,被多名同学在厕所内围殴,最后被持凶器捅伤致死。2016年,广州、北京等各地发生了的学生间相互残杀、野蛮冷酷的群殴事件此伏彼起,这是野蛮暴虐政治制度的必然结果。

   6、体制性寡妇现象的人道祸害被人们完全忽视。中国有4700万农村留守妇女被称为体制性寡妇,这是又一个极沉重的"中国特色"。在承担着家庭照料和土地耕作重担的同时又忍受着难言的孤寂。在越来越高的农村离婚案例中,发生在外出务工家庭的约占80%。外出务工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缺乏思想以及性爱的交流,造成感情疏远,久而久之婚姻难以维持。调查显示,60%的留守妇女表示自己在这种现状下无法保证对婚姻的忠诚;对于外出的丈夫,70%留守妇女相信丈夫们不可能正确面对外出后的各种诱惑。由于传统思想仍旧主导农村生活,离婚后的留守妇女面临更加艰难的生活。村里的中共干部恶霸对留守妇女的性侵更是肆无忌惮。三门峡的一个村支书自豪地说,村里一般都是他的娃。这广泛存在于中国农村的社会问题,是病态中国社会的主要根源之一,关涉着深重的人道及人类正常感情困境问题,而中共当局根本不视这些存在为问题,更别企图它去解决问题。

    7、拐卖妇女犯罪的危害严重。中国普遍存在触目惊心的拐卖妇女的犯罪。被拐卖的女性,来自相对贫穷地区的居多。根据CP-TING项目(在中国地区的一个意图预防劳动剥削的国际劳工组织拐卖项目)的公布信息和相关研究总结的情况,被拐卖之后,一般的境况是遭遇性剥削和劳力剥削。前者比例一般更高,比如卖作媳妇,卖进娱乐场所(进酒吧当舞女)和被迫卖淫等等;后者则包括了比如进入砖窑、制造业、强迫乞讨、当佣人等。人贩子一般都要通过包括权力网络在内的社会关系网络,以减少被打击风险,另一个最主要根源在于,凡不能为贪官污吏和地方带来直接利益的事,中共政权从来不闻不管。

   8、留守老人"中国特色"的人道祸害现象严重而普遍不被重视。中国有上亿农村留守老人承受着巨大的生活人道困境,包括经济收入低,生活质量差;生活缺少照料,社会保障及社会救助机制结构性缺失,安全隐患多;对隔代教育造成心理负担重;精神缺少慰藉。身心的重压之下,老人自杀率攀升。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刘燕舞发现,农村老人的自杀现象已经严重到触目惊心的地步。农村孝道的衰落更是让留守老人的人道处境更加的不堪。刘教授公开了几则真实的故事:一个在外打工的儿子听说父亲病重,便请7天假回家,当父亲病情缓解后,儿子问父亲:你到底死不死啊?我可只请了七天的假,还包括给你办葬礼的时间。老人在绝望之下随即自杀身亡。一位老人,边喝农药边在火盆里给自己烧纸钱,直到停止呼吸。村民说,老人是怕死了子女们连纸钱都不给他烧。还有一位老人怕死后子女不肯花钱埋他,自己挖了一个坑躺在坑里喝农药……。全国农村大约每年有30万自杀成功者,其中绝大部分是老人。

    这一切的根源是这国的无情的政治制度。一种符合人道的政治制度,是能够极大地抵消或除去这些通过人为作为而可以避免的人道苦难和悲剧的。中国农民在城市中没有平等的权利,没有平等的居住权、受教育权、社会保障权。在中共的户籍体制之下,城市的居住权仅限于有城市户籍的人。即便是城市中的棚户区,也是城市户籍的人口才有权利居住和出租。大部分农民工的务工居住就是以集体宿舍为主,根本没有条件将妻子儿女带在身边。

    与一般国家农民进城初期形成都市贫民窟、乡村中无人居住的房子破败不堪相比,中国由于强制禁止进城农民低成本安家造成普遍的两栖人流动劳工现象。城市中号称没有贫民窟,农村中充斥着两栖人血汗换来的无人新居,在光鲜外表下的社会性衰败却比人家有过之无不及而悖逆人道。取代大型贫民窟和乡间废村的是我国无与伦比的家庭离散现象和候鸟人口。农村中的三留守现象(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造成许多骇人听闻的人伦惨剧。典型的如云南镇雄一个貌丑人穷的乡间无赖竟能长期霸占村中十余名留守妇女;广西兴业一名11岁留守女童竟遭同村十余名中老年人(4476岁)频繁强奸、轮奸两年之久;这类古今罕见的恶性人道丑闻反映的衰败,岂是一般的建筑破旧、秩序凌乱所能相比!

   中共政府不允许有贫民窟的存在,而生活在印度孟买贫民窟里的平民虽然居住条件很差,但至少过着全家团聚的日子,它维持并生长着圆满的人类伦理及人道意义,不必如中国的农民工那样承受妻离子散还遭歧视的孤独、痛苦。为什么穷人在这些国家可以理直气壮地自由居住?因为他们手里握着选票,政府不敢做的太过分,占人口大多数的穷人可以决定整个国家的政治走向,他们基本的居住迁徙权利政府必须保障。

   中共只是将几亿农民当做单纯的劳动力来使用,并没有将其作为一个完整的有尊严的人来对待,被从制度上排斥在了一个完整的人类正当的生活之外。一个背弃人类感情的独裁制度的意义,既是上述一切人道祸难的原因,更是它根本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