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关于高智晟 联系高智晟 网站总流量:14610 文章总阅读量:8960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高智晟近况 高智晟成果 高智晟故事 高智晟视频 高智晟图片 支持高智晟 点评高智晟 在线爆料
《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  
阅读全部
前言
第一部分: 对公民政治权利的迫害记录;
第二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宗教迫害;
第三部分:对思想、言论和信息传播自由 的压迫和危害;
第四部分:西藏、新疆的人权灾难; 第五部分:普遍的野蛮强拆对私人财产的抢劫及其危害后果;
第六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强制洗脑教学控制对人类自由权益的危害;
第七部分:恐怖的警察治国现实对人类权利的危害;
第八部分:妇女儿童老人权益毫无保障现状的现实人道危害;
第九部分:权贵垄断医疗领域里继续着的人权灾难;
第十部分:愈发恶劣的律师权益被践踏现状突显了司法制度的野蛮与反动;
第十一部分:劳工权益受损现状;
第十二部分:中共党"双规"制度对人权及法治意义的摧毁性损害;
第十三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对异见、维权人士的政治迫害;
第十四部分:环境严重污染类对人类权利的威胁。

第三部分:对思想、言论和信息传播自由的压迫和危害

2016年,愈发具有"文革"趋向、愈发走向个人集权的习近平当局更加严厉地控制言论、思想和信息传播自由。言论控制、网络管控和新闻钳制无不至登峰造极,删贴封号恒河沙数,成了党国日常的主要事业,而因言获罪则更随处可见,整个国家几被箍成铁桶,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监狱。

      一、 国际机构评比中的中国言论、新闻和网络自由状况

  

   2016420日,总部位于巴黎的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发表2016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报告称,中国在180国中排名第176名,倒数第五。该报告指出,中国持续位于世界新闻自由的黑暗区,全球倒数第五名。

   201611月,关注世界自由与人权的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发布了《2016网络自由报告》,中国蝉连全世界网络最不自由国家。报告中说,由于习近平的“信息安全”政策,让许多原本能够利用互联网进行维权的人士,受到更严重打压。对自由媒体的封锁一如既往,Google、脸书、推特、YouTube、电报(Telegram)等不计其数的网站,在中国大陆被封锁。

    20161213日,致力于保护新闻工作者和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CPJ)发布的报告称,截至121日,全世界共有259名新闻工作者被监禁,其中,土耳其监禁的人数最多,为81名;其次是中国,共囚禁着38名新闻工作者。报告说,紧随土耳其之后,中国是2016年关押新闻工作者人数第二多的国家,而中国在这之前的两年都是全世界监禁新闻工作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2017120日,国际记者联会(IFJ)公布的2016年中国新闻自由报告指出,自2008年起中国当局扣押的媒体工作者及记者数目达68人,其中2016年被扣押的就有17人,中国大陆当局在不断收紧言论自由,这种趋势在网络言论监控方面尤为严重。广东乌坎村村民维权事件中,香港和外国记者进村采访却被拘捕。

   二、中共当局通过立法、领导人讲话、报告等方式不断强化对网络和言论自由的钳制

   2016219日,中共党首习近平主持召开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习在会上明确提出:“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这是继习近平不久前“党校姓党”的论断之后,再一次给中共喉舌赋予姓氏。习近平当天视察了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社和新华社。为了迎合接习近平的所愿,中央电视台在大屏幕上满屏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大字,肉麻地向习近平表忠。党媒姓党,绝对忠诚,此言既出,舆论哗然。中共建政以来,习首次提出“媒体姓党”,创中共建政以来对媒体管最控露骨的新记录。

    201611月份,中共当局通过了"网络安全法",法案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利用网络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提出了荒诞可笑的“网络主权”概念。该法案明确规定“网络实名制”,要求用户个人信息和数据应当在中国境内存储,网络运营者应配合有关部门的监督检查,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时可采取“网络通信管制”(也就是断网),进一步全面收紧了对网上言论和信息流通的钳制。

    1227日,中共网信办发布《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规定了9项针对国内互联网的控制措施。外媒分析称,该《战略》进一步加强了上个月通过的网络安全法,当局将进一步强化网络控制。而《战略》更有一处提到,会采取包括军事手段等一切措施,保护所谓的"网络主权"

    香港《争鸣》杂志20171月号透露,中共中央研究室、中共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央文明办、中央政法委等机构,经过长达三个月的调查研究后,完成了《关于社会发展、稳定和社会新动向的分析报告》。经中共中央书记处讨论、中央政治局审核后,被列作机密类文件,近期已下达至省部一级党政、组织、宣传、政法系统部门。这份《分析报告》列出的所谓"五大隐患"中,网络被指为中共中央的"心腹之患"。中共当局实施全世界最严厉的网络管制,仍把网络视为"心腹之患”,视为对独裁政权的最大威胁,由此可见,网络是独裁政权的天敌。

    三、中共当局不断强化言论打压和构陷,因言获罪案件呈激增之势

 

    12016118日,新疆维权人士张海涛被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为境外提供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合并执行19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2万元人民币,成了当年人民因言陷罪第一案。该案律师表示,判决之重出乎意料,相信与当局加强新疆维稳有关。该案二审辩护律师陈进学认为:“这是一份荒唐透顶的判决。按照一审判决书的记载,张海涛发69条微信和205条推特,提出一些批评意见,就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5年,张海涛将其在乌鲁木齐街上看到的警力巡控情况拍成照片约13张,配以文字说明,还有其通过公开渠道了解到的新疆维稳情况,在接受采访时提供给了境外媒体,就以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判刑5年,两罪合并执行19年有期徒刑。对照判决书中记载张海涛所发的内容,我后背发凉,按这样的定罪标准,包括我在内的不少网友都要进去坐牢。”律师曾披露,张海涛在狱中遭受酷刑虐待,脚镣终年加身,在监室里必须按看守所指定位置坐,平时不让活动,经常不准洗澡。

    2、素有“任大炮”之称、微博上拥有3700万粉丝的地产大亨任志强因在微博、博客等网络平台批评当局政策,遭中共打压。就在任志强批评“媒体姓党”言论后几天时间,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28日责令新浪、腾讯等网站关闭任志强微博账号。20165月,中共北京西城区委公告称,任志强因多次发表错误言论,违背四项基本原则,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320167月份,中国自由派时政杂志《炎黄春秋》拒绝主管当局强行改组编辑部,宣布正式停刊,以示抗议。此前,《炎黄春秋》杂志社收到中共有关当局的通知,宣布将撤换改组该杂志社管理层。强行改组炎黄春秋高级编辑管理层,显然是为了压制不同声音。炎黄春秋发表的声明说,在尝试通过法律起诉等手段维权失败后,宣布停刊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炎黄春秋自1991年创刊以来,多次在一些敏感政治议题上,比如政治改革、文化大革命、反右等,与官方说法不合拍。过去25年间,中共主管当局曾19次试图封杀炎黄春秋杂志,悍然出手封杀的罪恶终于历史性记在习近平名下。

    420166月中旬,密集发布民间大型维权事件的网上平台“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及其女友李婷玉,被中共云南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名抓捕。自由亚洲电台表示:“非新闻”统计中国去年发生的游行、示威、集会等群体事件近30000起,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非常突出。"  李婷玉的律师黄思敏律师9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李婷玉在会见时说,卢昱宇在看守所遭到殴打。11月上旬,“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和李婷玉分别获得“无国界记者”颁发“公民记者奖”。目前卢、李仍在羁押之中。

    5 20161118日,湖北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被中共湖北随州秘密警察抓捕,口头理由是“颠覆国家政权”,后来又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1223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至目前不准律师会见,同时律师及家属受到来自官方的严厉威胁和压力。刘飞跃于2006年创办民生观察网,记录并报道中国维权运动,首发或独家发布了征地拆迁、骚扰拘押、被精神病等侵犯人权案件,以及民众上访和抗议活动的消息逾万篇。他曾经参与创建中国民主党湖北省筹委会,成为七名创始人之一。每逢敏感时期都会遭到来自随州当局以维稳为目的非法拘禁和殴打等形式的迫害、威胁,甚至殃及家属。目前刘飞跃处在不知尽头的羁押之中。

   6 20161128号晚,15名来自绵阳、内江和成都的中共警察闯入黄琦家中,强行将黄琦和他的母亲蒲文清一起带走。当晚,"六四天网"义工蒲飞在推特发布黄琦被带走的消息后,也失去联系。这是黄琦今年第三次被捕。12月中旬,黄琦被正式逮捕,罪名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黄琦创办的六四天网致力于关注中国基层民众维权,已持续18年。早前,王晶、孙恩伟、李敏、李春华等一批天网工作者因参与报道访民维权情况,遭到判刑及羁押。11月上旬,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向六四天网颁发“自由媒体奖”。

   7   2016122日,湖北作家熊飞骏于被中共湖北省红安县当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其妻子汪晓春在熊飞骏被捕4天后,才收到拘留通知书和抄家清单。汪晓春在2016年最后一天,终于打破沉默,向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丈夫被捕的经过。她说,可能是熊飞骏有关中国问题的两本著作《中国在这里反思》和《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招致了他的牢狱之灾。但她强调这两本书的内容如同医生给患者把脉,寻求医治办法。熊飞骏是民间独立人文历史学者,华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

   8、 与熊飞骏案类似的是王飞颠覆国家政权案。四川独立学者、文风辛辣的自由撰稿人、书画家海底(实名王飞)20161213日在成都火车站被中共警察抓捕。次日,海底家被非法搜抄。1220日,海底的妻子冯女士被告知,其丈夫涉嫌“颠覆国家政权”。2017113日,王飞(海底)被抓一个月后,其妻子收到王飞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此前,王飞遭成都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关押在双流区看守所,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关押地址不详。

    对言论自由的打压和构陷,是中共当局维护独裁政权的必然要求。早在2013年,刚刚上任后不久的一次内部讲话中,习近平就曾警告党内幕僚:“互联网亡党亡国”。此言一出,网络一片哗然。可见,言论和互联网自由被习近平视为寇仇,是习近平眼中的心腹大患,必欲钳制而后快。习近平视网络和言论自由为其走向个人独裁的大障碍,所以较之他的前任更加紧了打压和控制网络言论。2016年是中国网络管制和言论钳制狂飙突进的一年,这一年重判了张海涛等言论犯,出台了臭名昭著的《网络安全法》,刑法中为钳制言论自由而量身定做的典型恶法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四处发威,将大量秉承良心的言说者投入牢狱,欲加之罪;党内则祭出"妄议中央""政治规矩"这些既无尺度又无具体内容的如意杀威棒;网民说习近平是“新闻屠夫”、“言论杀手”、“网络公敌”,毫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