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关于高智晟 联系高智晟 网站总流量:14610 文章总阅读量:8964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高智晟近况 高智晟成果 高智晟故事 高智晟视频 高智晟图片 支持高智晟 点评高智晟 在线爆料
《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  
阅读全部
前言
第一部分: 对公民政治权利的迫害记录;
第二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宗教迫害;
第三部分:对思想、言论和信息传播自由 的压迫和危害;
第四部分:西藏、新疆的人权灾难; 第五部分:普遍的野蛮强拆对私人财产的抢劫及其危害后果;
第六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强制洗脑教学控制对人类自由权益的危害;
第七部分:恐怖的警察治国现实对人类权利的危害;
第八部分:妇女儿童老人权益毫无保障现状的现实人道危害;
第九部分:权贵垄断医疗领域里继续着的人权灾难;
第十部分:愈发恶劣的律师权益被践踏现状突显了司法制度的野蛮与反动;
第十一部分:劳工权益受损现状;
第十二部分:中共党"双规"制度对人权及法治意义的摧毁性损害;
第十三部分:愈发加紧了的对异见、维权人士的政治迫害;
第十四部分:环境严重污染类对人类权利的威胁。

第一部分: 对公民政治权利的迫害记录

    2016年适逢中共国基层"选举"年。操控虚假选举是世间一切独裁者的保命要诀,而对于部分在意并坚持人性及独立人格的中国人,这又一个灾难局面,真实发生了的情形实在的证实了这一点。

    有记录的人类经验早已显明,"一人一票"的自由、自主的选举权,是作为人及公民一切权利的刚性保障。凡没有人民自由自主选择政府的社会,政治黑暗,司法反动、官权残暴、社会腐败、人性及道德沦丧、黑恶势力横行是不二的规律,这正是当下中国的现实。凡不允许人民自主选择政府,这样的政府必是非法的政府,也必是无底线奴役人民的黑政府,这是人类历史的另一个已显明了的规律,亦是当今中国的实在情形。

    自由、自主的选举,既是民主政治的不可或缺的基础,更是它必须的、而为全世界文明政治制度所普遍采用的形成要件。它是人民具体影响国家 政治的最直接、最现实和最有效的方式。真正的选举离不开符合民主原则及其内涵的选举机制,若选举机制及其程序是非民主的,便会带来抵销或降低选举的民主效果。

    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其制定的有关保障选举的规矩只是为了欺骗世人、掩盖其非法政权的工具。人民,不论是谁,一旦相信了这种规矩,就对其欺骗及掩盖非法性造成妨碍,立即遭致黑帮式迫害是不二的局面,而迫害常戴上司法的面具。

    1  瞿明学是甘肃省永靖县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维权代表,十余年一直在努力推进和带动职工维权。为了践行自己的权利,瞿明学联络了其所在的盐锅峡镇的一些有意行使选举权利和被选举权利的人,依照《选举法》的规定,提名刘明学作为独立参选人参加当地县、乡人大代表的选举,竞选人大代表,帮助其进行竞选活动。

2016620日,在当地选举投票的当天清晨,瞿明学、刘明学等四人被中共警察上门强行带走,瞿明学于当天被刑事拘留,涉嫌的罪名竟是破坏选举71日,瞿明学被逮捕,非法关押至7月底。

2、湖北省潜江市姚立法、伍立娟、潘向荣、黄行芝等58位公民因发表竞选潜江市人大代表的宣言,遭到中共非法阻挠。他们的代表姚立法于111日就被当局强制带到外省旅游。据潜江市政府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介绍,潜江当局控制姚立法,目的不仅是使姚立法本人无法竞选,更在于使全国各地的数以十计的拟尝试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的人士,失去姚立法对他们在对竞选法律的把握和竞选策略上的帮助;同时也使潜江市除姚立法外的57位竞选者失去了竞选顾问和协调人。11日,58位独立候选人到各选区领推荐表都受到无赖式的刁难。1110 日,工商银行下岗职工伍立娟接到通知,她将要被强制带出潜江旅游。据伍立娟介绍,潜江当局已对参选的不少人士采取了一系列黑帮式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遭到拘留的丁元顺和万小云,1030日从拘留所出来即遭中共特务不间断的24小时的非法跟踪、监控,他们一出家门就会被特务拍照跟踪骚扰。参选人彭峰、李万凤等多位竞选人也遭到中共便衣的流氓骚扰、恐吓和威胁。此外,潜江当局干脆在选区办公室闭门上锁,强行阻堵他们参选。中共潜江当局先后非法限制姚立法人身自由24天,绑架其至外地控制其人身自由,非法阻挠其正当选举活动。

3、过去一年里,北京市有18位独立参选人无一例外地遭到了中共秘密警察及其操控的黑帮人员打压和迫害。野靖环、朱秀珍、杨凌云、王秀珍等18位北京市民依据中共颁行的法律参加北京地区的人大代表选举,但从始至终经历的是卑鄙无耻黑帮式的阻挠和骚扰,遭遇了噩梦般的经历。

    野靖环女士参加所属的选区小组会议时,遭到迟姓组长和居委会周书记极下流的辱骂,这些党的干部当着全小组22人的面骂她是敌对势力的走狗、卖国贼,要她滚蛋。112日,野靖环女士的竞选宣传活动,竟被中共居委会组织的一群大爷大妈以极下流的泼皮无赖式阻挡和破坏,期间的厚颜无耻使人瞠目结舌。执行捣乱、骚扰者,有的敲锣打鼓、唱歌跳舞的,有破口大骂汉奸卖国贼的,有冲上来打人然后又佯装倒地撒泼打滚的。野靖环到派出所报案却不能得任何有意义的帮助,反被中共警纠缠6小时之久。准备前去支持野靖环的独立参选人王秀珍、庞银平出门即被中共警察拉进警车强行控制;拟独立参选的范素君女士一出家门即被保安强行拦截,不准自由行动,范女士下楼一看,警察坐在警车里,堵住楼门口。

119日,北京独立侯选人之一李美青女士,遭到一名男子从背后的暴力袭击,打倒在地后又遭致进一步的野蛮殴打,造成其头部、脸部伤害,报案后,化日下凶狠嚣张的凶手没有得到任何追查和处理。

1023日,执行中共围堵指令的警察威胁独立参选人杨凌云,说是杨家周围由上面安排布控,"市局(指北京市公安局)在这里有现场指挥小组,什么都可能发生,后果自负。"  24日,BBC记者来到杨凌云家采访,被数名黑衣大汉挡在门外,记者想从窗户与杨凌云说话,黑衣大汉们就用挡板把窗户遮堵。同一天,北京另外17名独立候选人全部被警察"严防死守",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1115日是北京选举投票日,几名被非法剥夺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独立参选人来到北京市人大投诉,大批警察早已严阵以待,没有一个人形生物接受他们控诉。

    420161114日,上海拟独立参选者冯正虎先生在所属小区向选民发放宣传单,遭到中共人员的非法阻堵,有人报了案,结果到现场的警察强行带走的却是冯先生。他被非法不间断盘问24小时,更其野蛮的是,他的家里同时遭到中共警察的非法搜查,个人电脑、台激光打印机被非法扣押,背后指挥者是中共秘密警察张磊等。他们采取连续讯问的方式变相拘禁冯先生,使其在选举日前完全不能进行竞选宣传。14日,上海市民徐佩玲、崔福芳、戴中耀、郑培培、范桂娟五人,因参与对冯先生的助选活动,竟遭到中共当局以法律名义拘留,关押到各自户籍地的拘留所。

   同一时期,中国大地上,因拟独立参选而遭致野蛮迫害者无法数计,微信群里满目即是。83岁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因拟独立参选被一大群流氓特务肢体阻挠视频曝出后引起一些关注,人们从中看到的是共产党永不改变的野蛮及厚颜无耻。北京程海律师、丁锡奎、四川律师卢思位、湖南律师陈以轩等,各地因报名参选或拟参选后被中共当局施以各种威胁、骚扰下被迫退出竞选者更是不胜计数。

    本质上,国家是一国全体居民合意的一种机制,意在造福并保护全体居民。共同合意机制建成,居民得成为国家公民。国家公共权力源自每个国民私权利的部分让予,由是便定义了,无论基于人类社会伦理还是法理文明角度,全体公民是这种公共权力的共同所有权人。每个公民个体行使所有权的形式就是选举权与被选举权。

文明发展至现代,选举权不仅是一项最基本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更是一项普遍而基本的人权。它是现代国家里人民参与国家政治治理的最基础性权利,这种权利普遍写进了现代文明国家的宪法,形式上,中共宪法和法律也有明确的规定。而瞿明学先生等人遭遇到的野蛮迫害证实着,在中共一党控制下的中国,宪法只是一张写着人民权利的纸,瞿明学们得了的恐怖遭遭更证实着中共政权对人类基本权利的极端恐惧及绝不含糊的反动,也证实着在一党专制体制下,认真在意自己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在意自己人权的人需要面对的危险和必会付出的屈辱和代价。

值此一提的是,瞿明学先生于非法囚禁中所言的国家的转型,社会的进步,需要有人做出牺牲、付出代价,我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让许多人体会到寓于此间的为捍卫人权而奋斗的意义,它的另面是宣告了野蛮压迫的失败!

中共当局对人民独立参选的非法打压、野蛮迫害丑态百出而至丧尽廉耻,再暴露出它于人类基本权利不含糊反动的本质。"公民摆脱官方操控,依法进行独立参选,他们说是'破坏'选举;他们明明是非法破坏选举,却说是'依法维护'选举。更荒谬可笑的是,有的公民独立参选和助选,还被他们以破坏选举罪抓起来。而他们对独立参选和助选的公民施暴,却美其名曰依法办事。"  沈勇先生的一段评论,将去年官方野蛮破坏真选举、顾不得羞耻而赤体上阵保卫假选举的丑态画了个格外清晰。

    煞有介事地搞假选举,是中共政权最不可饶恕的卑鄙之一,它以大面积的人性虚假及人格变态为基础,维持着对人类文明生长以及人类文明声誉毁灭性损害模式。心知肚明地假民主来装点门面,更显他们的卑鄙与厚颜无耻。一群一提民主宪政便抖作一团的东西,骨子里仇视民主及其所代表的文明意义,终生把毁灭性打压真民主作为自己铁了心肠事业的东西,却偏要在已为世人格外了然了的屠戮民主恶魔的脸上沾上块热烈宝爱民主挂缀,由此证明着民主作为实在的普世价值的威力意义。尚连向来无法无天的中共极权独裁者,也还要用其遮蔽鬼相,也还不敢明目张胆宣告说自己不要民主不要选举。

今天的人类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更没有-个国际机构,甚至不会有任何一个具有健全人格的个体会承认独裁专制统治是正当合法的。因为已明了的普遍共识是,它是人性一切恶的渊薮,是人类权利及文明生长肌体上最可怕的毒瘤。

   今天的人类世界,已没有几个糊涂蛋不清楚,中共设立人大,通过操控人大选举来安顿自己对统治十三亿人民非法性的不安心理。并用其来堵外人的嘴;人大选举不过是走过场,是假选举;共产党发明了等额选举和差额选举,事先圈定和指定候选人,以选举之名行钦点之实,早已成坊间笑谈。

    台湾的民主转型,主要就归功于地方选举和基层选举。党外人士和本土人士通过参选地方议员和行政长官,逐步形成了党外势力,对威权统治起了制衡作用,为台湾的和平转型奠定了基础,而这正是诡诈中共最恐惧及最在意的"前车之鉴"

    中共宪法规定,乡镇和区县的人大代表由直接选举产生,这一“漏洞”也为人民独立参选提供了法理依据,基层组织是极权统治的根基,中共统治者明白独立自主的选举对直接动摇这种根基的意义,这正是它不惜代价凶残打压的意义所在,这是它至灭亡而无力改变的!